Placeholder image

《预审笔记》

2018-03-07 来源:

《灵魂开花了》

 

 她身体里的剪刀还不够锋利。

一位十九岁的少女,

怎么能够成为裁剪这个世界的裁缝呢?

 

 

但她与我对峙的时候,

仿佛一个老手。

我每向她提出一个问题,

她回答得都如一片轻飘飘的羽毛——

 

 

说实话,我有些喜欢她。

如果她不吸毒,

如果她不把身体奉献给那么多男人,

如果她不隐藏起心中那些

碧绿的灯盏,

她会活得如我十九岁那年一样精致吗?

 

 

十九岁的。

我。

众多花朵儿中鲜艳的一朵儿。

十九岁的。

她。

众多花季少女中凋零的一个。

 

 

为什么我的喉咙突然斑驳?

为什么我的心灵突然成为前所未有的

未知之物?

 

 

为什么我明明听见了

花朵

唱歌的声音,

却仍然找不到一座五彩缤纷的词语的

花园呢?

 

 

呵!我也在裁剪这个世界——

 

 

当我写下一页页诗行时——

当我以一名警察的身份写下警察的誓言时——

 

 我的灵魂便

 

                                          开花了……


 

《一首如鲠在喉的诗》

 

 

“在一大片荒芜的

空地上,

除了一位漂亮女孩的尸体,

什么也没有。

这位十九岁的

女孩,

两只手被反捆着,

整个身体

蜷缩,

仿佛一株赤裸裸的白桦树。”

当一名男警察

向我复述

这起杀人案件时,

我感受到了

他的

痛。

 

 

他一定是闻到了

一股血腥,

自灵魂深处

滋生。

他一定是怜惜这只蝴蝶,

淹没在一片

虚无的

花海之中。

 

 

“你看见她的表情了吗?”

 “我看到一圈

涟漪

消失了……”

“她死得

太惨了!”

“她死了吗?”

“她爱上了她

甜蜜的

生命……”

 

 

我还想再说些什么,

但仿佛

有一种充满剧毒的东西,

压住了我的

喉咙。

 

 

我的喉咙,

死得

太惨了——

 

《陈述一起打架或流产事件》

 

 这是一起涉及

五个人的

打架事件

这是一起涉及

一个人的

流产事件

我们到达事发现场的时候

打架事件已经过去了

流产事件正在进行

 

 

我看见自怀孕妇女的

下身

流出的血

匍匐在水泥地上

那些血形成的样子

仿佛一道道

光的射线

 

 

她真的流产了

她怀孕刚刚四十天

她哭泣着、大喊着

我的孩子啊

我的孩子啊——

 

 

另外四个人

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仿佛被堵在了一面

灰色墙壁的

背面——

 

 

这多么像一场

黑色的忠告

为一个无辜的婴儿

带来了死亡

之眼

 

 

那一刻,我多想再

涕泪横流一次

那一刻,我想起了我的

一次流产

 

 

哦,那一刻,我

流出的血

多么需要你的

温柔

 

 那一刻,我紧紧地闭上了

双眼……


《为一具女尸举行的葬礼》

 

 她趴在玉米地里,

用十九岁的

乳房

支撑着一副赤裸裸的

躯体。

 

 

她皮肤洁白,

乳房娇小……

她趴在大地上,仿佛大地含着

一颗甜蜜的

草莓。

 

 

我看不清她的脸。

她的脸,

已经被浑浊不堪的血液覆盖。

但我猜测,她是

美丽的……

比她更美的是

她身体右边的树枝上垂下的一条

旧裙子。

 

 

旧裙子真美。

粉色——

百褶——

哦,她生前一定是一位美丽的

少女……

 

 

她谈过恋爱吗?

她懂得如何与这个世界抗衡吗?

她还能听见

喜鹊,

唧唧喳喳的叫声吗?

 

 

其实,说什么都是多余的。

我写下什么

就是用什么

为她举行了一场

小小的

葬礼。

 

 

此刻,她依然是

少女。

只不过身体变成了活着的修辞,

生命变成了

死亡的

词语——


《一个杀死父亲的男人》

 

 他首先是一个男人。其次,

他是一个儿子。

而这些,都无法掩饰他是一个酗酒者。

他每天都喝得酩酊大醉、

他每天都过着一种血淋淋的生活……

随时准备逃离自己另一只手

对自己的谋杀。

 

 

他的父亲是一个病人。

他的父亲卧床的时光,

远远多于他之前几十年站立的时光。

在他父亲心里,

他是排斥这种戴着镣铐的

生活的。

可他除了承受,

又能做什么呢?

弱者,有时候并不是心灵的脆弱。

仿佛人生,有时候像镣铐有时候又像飞翔。

 

 

他酗酒的时候,

就是为自己的精神戴上镣铐。

从另一个角度讲,

他同时又是在为自己的身体解开镣铐。

 

 

这一戴一解、一解一戴,

等同于一张一合、

等同于一次花开一次花落,

甚至,等同于一次生一次死——

 

 

在一个艳阳高照的日子,

这个解开镣铐

又戴上镣铐的

男人,他把他自己的父亲杀死了……

 

 

此刻,似乎不应该出现省略号。

此刻,仿佛我也有一劫——

 

 

而此刻的我,完全忽略了镣铐,

只是让自己的眼睛

转向远方的一株垂柳——

并暗忖着:若此时,能有一朵花儿安插于

我的鬓角,

 

 多么好啊!


  责任编辑:苏伦高娃



新闻热线:0475-8218711 8218681

广告招商:0475-8218963 8218681

投稿邮箱:zgtlw_0475@163.com


欢迎关注中国通辽网官方微博微信

竭尽全力为您呈现最新鲜、最本土的新闻热点,同时随时接受百姓提供的各类新闻线索、互动留言,搭建起交流互动的桥梁。

🔥全球网赌正规平台-全球网赌游戏官方网址-全球网赌网上游戏平台

中国通辽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 · tongliao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