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ceholder image

《预审笔记》

2018-03-07 来源:

《预审笔记》

 

 从听到他叮呤当啷的脚铐声起,

我的心就开始悬起来。

我想见到他,我想见到他。

他在我心中一直是仪表堂堂的模样。

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

就是:“我想死。”

然后,他就用他

明媚的眼睛望着我……

而我却想哭。我再一次想哭了。

但我强忍着,对他说了些

我应该说的话。

我们之间说了很多话。

我对他说:“春风的不可控

揭示出人性的泯灭。”

他对我说:“人活着就是人性的消磨。”

他对我说:“我总是梦见塔尖上的光。”

我对他说:“有梦就好……”

我并没有告诉他,我的梦

就寄托在一碗

稀得无法再稀的小米粥里。

——我们还谈起尼采和哥伦布。

哦,我们的谈话毫无秩序。

就像我看到

他头顶的白发毫无秩序一样。

——这些被血

淹死的幽灵哦,

我听见它们“呜呜、呜呜”的哭声。

他已经是另一个世界的人了。

谈话结束时,我递给他

一片纸巾。

他打开纸巾,在自己

灰白的脸上

用力地擦……

他真的是在用力。我猜想

是不是在那一刻,他才理解了生命的教义。

他真的是在用力,

仿佛他身怀“起死回生”的

绝技。


《野雏菊》

 

 一个光脚丫的小女孩,

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

一个头发上扎着蝴蝶结的小女孩,

她已经死去了——

 

 

她整个身体

蜷缩在一个巨大的麻袋里。

她在这个尘世

获得的

最后的温暖,

是包裹她尸体的麻袋赐予她的。

 

 她应该是与琥珀

争奇斗艳的年龄。

在她僵硬的小脸上,

我看见了

琥珀的影子。

此刻,我宁愿自己欺骗自己。

我宁愿相信

她没有死去,而是

睡着了——

 

 在勘查现场的时候,

我发现她身边正在盛开的几朵

野雏菊——

 

 野雏菊真美啊!

美得如同小女孩头发上的

蝴蝶结——

 

 我下意识地摸了摸

小女孩头发上的

蝴蝶结。

 

 但我不忍心将它摘下来。

我想让小女孩用这种方式带走

人世间最单薄的

美——

 

 

我多想把她叫醒啊!

我想与她说一说

花儿的美,我想与她说一说

阳光的凛冽……

 

 我多想把她叫醒啊!

我多想,与她一起变成人世间的

 

 野雏菊……


《一首天翻地覆的诗》

 

 他的整个身体被埋在

一片空地。

空地周围的天空是那种

纯粹的蔚蓝色。

仿佛天空上

从来没有云朵一样。

他的死亡,仿佛

他,从来没有置身于这个世界中。

 

 

在他面前,

我是难以隐身的。

若我稍一用力,

他就能暴露的更多一些。

我的意思是,

我把他写入诗歌时,

只能点到为止。

我深爱诗歌,但我不喜欢用

那些恶狠狠的

意象。

 

 

但偶尔用一次是可以的。

偶尔一次,

我也可以把诗歌写得恶狠狠

一些。

 

 

比如写一只狮子

如何撞翻了

一堵墙……

我不仅要恶狠狠地

写出它

撞翻墙的过程。

而且结局也要写得天翻地覆一些。

 

 

就像这一次,

我再一次

触摸到了,一具,活生生的

尸体。

 

 

就像这一次,

我再一次

用我的诗歌,赤裸裸地见证了

 

 死亡。


  责任编辑:苏伦高娃



新闻热线:0475-8218711 8218681

广告招商:0475-8218963 8218681

投稿邮箱:zgtlw_0475@163.com


欢迎关注中国通辽网官方微博微信

竭尽全力为您呈现最新鲜、最本土的新闻热点,同时随时接受百姓提供的各类新闻线索、互动留言,搭建起交流互动的桥梁。

🔥全球网赌正规平台-全球网赌游戏官方网址-全球网赌网上游戏平台

中国通辽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 · tongliao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