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ceholder image

敖包相会

2017-07-03 来源:

王爷连忙解释说:“亲王这话可是折杀我也。没有皇上诏命,微臣岂敢随意乱走啊?”

恭亲王不以为然地说:“小事儿,王爷若有意,抽空我对皇上说上一句不就结了。”

王爷脸上堆满笑容,虔诚地说:“还望亲王美言几句,微臣将不胜感激之至。”

敖斯尔心知肚明恭亲王在当今圣上心目中的地位。奕是先帝道光的第六子,也是当今圣上咸丰帝异母兄弟。如今在朝廷内外也是一言九鼎,此番来科尔沁,也说不准身负某种使命,是万万得罪不起的。不过,从恭亲王的谈笑风生中,敖斯尔又略放宽心了,看来奕还是很认亲的,只是不知亲王为何多次提到小女卓拉,莫非此行也有为皇上选妃之意,若果真如此,也算是一桩美事的。

第七章 草原公主狩猎遇险命悬一线

卓拉背着弓箭,挎着腰刀与娜牧琪跃马飞奔在大草原上,清脆地欢笑声回荡在广袤的碧野蓝天。娜牧琪让卓拉落得好远,急得在后边直喊:“格格,等我一下啊,跑得太快了。”

卓拉勒住马缰,回头大声地说:“不快点不行啊,中午前赶到猎场,打点野味,晚上还要赶回来给父王拜寿呢。”

娜牧琪气喘吁吁地赶上来说:“这一出门,我左眼就跳,格格违王爷旨意,就不怕王爷发火?”

卓拉不以为然地说:“父王对我疼着呢,从来都顺着我。”

娜牧琪仍不放心,说:“这次不一样的,是接恭亲王大驾啊!对了,格格难道不想也和哥哥一样,去京城读书吗?这倒是个机会。”

卓拉惊异地说:“哎,挺有心计的嘛?我以前怎没看出来呀?鬼丫头!”

娜牧琪不好意思地说:“别拿我开心了。我这不是为格格考虑吗,以后不多言便是了。”

卓拉忙说:“别呀,我还指望你多出主意呢。京城,我倒挺想去的,可又不愿受人管束。科尔沁亲王府我已经呆够了,怎么可以再跑到恭亲王府去受罪呢?”

卓拉与侍女并辔而行,微风拂面,芳草菲菲,谈笑风生。卓拉笑望着蓝天说:“本格格是一只草原上的鸿雁,当然就喜欢自由自在地在蓝天飞翔了,要把我圈在京城的深宫大院里,那我还不如就近找个心上人嫁了呢。”

两个女人在马上嬉笑着往前走,连天的碧草在微风中掀起一层又一层的绿浪,把卓拉的心也吹活了。卓拉发现这儿的草很深,马踏上去,前腿陷去了一半,甚至把她的脚都没了。绿浪中,猛然草丛中蹿出来一只野兔,在草丛里时隐时现。卓拉飞一般地追上去,将背上的弓箭取下来,手起箭落,将兔子射翻在草地上。娜牧琪将草丛里的兔子捡了起来,放在马背上的驮袋里。没一会儿功夫,马背上挂了好几个猎物了,有山鸡、野兔和野鸭。

卓拉和侍女纵马飞奔,好不快活,不知不觉已走出了好远,前边是一片葱茏的远山,山尖飘浮着几朵白云,像在向她们招手。卓拉忘情地跑了好远,穿过了一片丛林,才放慢了速度。

娜牧琪哀求说:“我的好格格,可怜可怜我吧,人家都快累死了,快歇会儿吧。”

“再往前走走,”卓拉笑着说,“那边山坡下有棵大柳树,旁边还有个敖包呢,就在那儿歇歇脚,就往回走。”

“天呐,望山跑死马,”娜牧琪连声叫苦,“多远呀!”

“再有半个时辰就差不多了。”卓拉马鞭一扬又跑起来,娜牧琪无奈,只好拼命往前赶。

那是一条草原深处的小路,不远处有小河缓缓流淌。卓拉走近才发现,敖包旁的大树下坐着一个穿蒙古袍的汉子在拉马头琴,旁边有一匹膘悍的黑骏马在静静地吃草。卓拉勒住马头,倾听着清风儿送过来的马头琴声。

娜牧琪惊异地说:“哎,谁在这样荒凉的地方拉琴啊?”

卓忙沉醉了,说:“真好听,我们过去看看?”

娜牧琪急了,说:“格格,使不得,这荒山野地的,谁知是好人还是坏人,离他远点吧。”

卓拉迟疑地说:“没那么可怕吧,拉出这么优美的琴声,会是坏人?我才不信呢。”

娜牧琪胆怯地说:“知人知面都不知心,我们还是走吧。”

卓拉调转马头,可还不死心地回过头去看了一眼,恰好这时,蒙古汉子也抬起了头,投来了冷峻的目光。卓拉心一惊,连忙将头扭过来,拍马而去。娜牧琪紧跟上来,说:“主子,我还没来得及看下正脸,你怎么就跑了?像坏人吗?”

卓拉没言语,心里却像揣个小兔子呯呯乱跳,害怕吗?不是,从小长到大,她还真没怕过什么人呢。那为什么呢?她也说不清了,只是感到那两道冷峻的目光太有杀伤力了,让人过目难忘。

卓拉和娜牧琪不知不觉中来到一片寂静的山林,有种遮天蔽日,风声鹤唳的感觉。娜牧琪望着黑黝黝的深山,露出不安的神色,怯怯地说:“我有点怕,怎么阴森森的呢?”

卓拉仰头望了望,惊异地说:“糟了,迷路了,来的时候也没路过这地方呀?”

娜牧琪勒住了缰绳,静静地听了听瑟瑟的风声,恐惧地说:“长生天啊,这是哪儿呀?你听,这风声好像人在说话似的,吓死个人了。”

卓拉不以为然地说:“怕什么,这里总不会是额尔敦的领地吧。”

娜牧琪似乎领略到不祥征兆,战战兢兢地说:“也说不准的。你看这山,这林,多瘆人啊。”

卓拉警觉地四下看了看说:“别怕,碰上三五个土匪也没啥。我还想看看额尔敦是青嘴獠牙,还是三头六臂呢。”

娜牧琪忧虑地说:“格格的心真大,你就不怕父王担心?还有恭亲王那边咋交待?”

卓拉不满地说:“这个恭亲王早不来,晚不来,偏巧父王五十大寿时来凑热闹,搞得王府都乱作一团了。”

娜牧琪说:“可不是吗,恭亲王是当今皇上的弟弟,那还不得兴师动众啊。” 


  责任编辑:苏伦高娃



新闻热线:0475-8218711 8218681

广告招商:0475-8218963 8218681

投稿邮箱:zgtlw_0475@163.com


欢迎关注中国通辽网官方微博微信

竭尽全力为您呈现最新鲜、最本土的新闻热点,同时随时接受百姓提供的各类新闻线索、互动留言,搭建起交流互动的桥梁。

🔥全球网赌正规平台-全球网赌游戏官方网址-全球网赌网上游戏平台

中国通辽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 · tongliao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