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ceholder image

敖包相会

2017-07-03 来源:

王爷这才回身对大福晋冷冷地说:“荣云,有传令官在场,不可忘形的。王府的大福晋,是有身份的人,要讲究个分寸。”

大福晋不高兴地拉着长声说:“王爷说说,我该怎么做呢?”

王爷又坐下来,正色说:“你应该讲究为妇之道,不要总摆下嫁公主的架子。”

大福晋也冷冷地说:“王爷还在为过去的事耿耿于怀啊。好了,看在你五十大寿的份上,我就不和你计较了。”

王爷话里有话地说:“这么说,我还要谢你了。你不会把我们的私房话抖落给外人吧?”

“哼,我可没那份闲心,我还怕恭亲王笑话呢。”大福晋懒得拿正眼看他。

“这就好,大福晋还是大度的,有皇族风范。”王爷松了口气,但心里依然在嘀咕,这次恭亲王不远千里,却事先不打招呼,也不知咸丰皇上意欲何为。

敖斯尔心里清楚,如今京畿一带洋人虎视眈眈,南方又有长毛犯上作乱,恭亲王此次来科尔沁草原,怕是与当前局势有关。他想到这里,就坐不住了,站起来说:“荣云,你收拾一下,我们这就去迎接亲王。对了,告诉卓拉也一道去吧。”

大福晋对其其格交待,马上转告格格。王爷也想带上侧福晋金玲,又怕荣云生事,就没敢提这茬儿。

王爷在塔娜的服侍下,戴上红宝石顶三眼花翎帽,身着蓝色玉龙蟒袍,足蹬朝靴,像换了个人似的,显得精神焕发起来。他走到镜子跟前,照了照,很满意。一回头见大福晋也头戴玉龙戏珠金钗,身穿紫红绫罗长袍正笑盈盈地望着他。

这会儿,王府寝宫内外都在围着王爷和大福晋转,没人注意与寝宫一墙之隔的公主府,也同样忙活着。早晨刚喝过奶茶,卓拉就吩咐娜牧琪找来狩猎的行装,这让侍女大吃一惊:“主子,明天可是王爷的祝寿庆典呀,你……”

“快去,别说了,”卓拉脸一板,说,“你是主子,我是主子?”

娜牧琪只好帮着格格穿在了身上,心里却在想,这是演得哪出戏呀?

镜中的卓拉一身猎装,十分俊俏。她一边对着镜子照,一边说:“哎,别忘了把弓箭和腰刀带上啊。”

“哎,知道了。”娜牧琪不情愿地说,“这世道可不太平,要是碰到了劫匪,带上弓箭和腰刀也没什么用。”

卓拉对着镜子系着腰带,头也不回地说:“你不想去就算了,别拿腔拿调的,多大委屈似的。”

娜牧琪故意发着牢骚:“唉,我哪敢啊,谁叫我是下人呢。不过,格格还是三思为好。”

卓拉笑着说:“放心吧。哪会那么巧,偏偏碰到劫匪呢?再说,就凭本格格的武功,三个两个也不在话下的。”

娜牧琪将墙上的弓箭和腰刀取了下来,说:“听格格的就是了。我是怕王爷和大福晋怪罪下来,我这个做下人的会吃不消的。”

卓拉走到窗前,望了望,说:“别让阿爸和额吉看到就没事,晚上,我们就回来了嘛。”

娜牧琪心虚地说:“但愿如此吧。下人把马都藏在了王府后院,一会儿,我们从后门出去吧。”

卓拉从娜牧琪手上接过弓箭,对着镜子摆出弯弓射箭的姿势,得意地说:“我像不像个猎手?”

娜牧琪端详着卓拉,惊喜地说:“像极了。何止猎手啊,简直就像巾帼女将花木兰。”

王爷的侍女其其格从外边匆匆进来,不由惊讶地说:“格格,你这是去哪儿呀?”

卓拉不高兴地将弓箭递给娜牧琪,冷眼对其其格说:不去伺候王爷,跑这儿干什么?"

其其格连忙解释:“是王爷和大福晋派我来的,让格格随王爷迎候恭亲王大驾。”

卓拉冷冷地说:“恭亲王?早不来,晚不来,偏这时候来,我没那个闲工夫!”

塔娜一脸无辜,小声嘟囔:“不去就不去呗,反正我只是个传话的。”

卓拉憋不住笑了,拍了拍她的肩膀说:“好了,你任务完成了,回去说卓拉遵命就是了。 ”

塔娜将信将疑,将娜牧琪拉到一边,小声说:“你们这是到哪儿打猎啊?”

娜牧琪小声说:“我们格格本打算去草原打点野味,好为王爷祝寿的。”

卓拉狠狠瞪娜牧琪一眼,说:“算了,行动取消了,王命不可违呀。”

塔娜道声卓拉格格吉祥,就转身复命去了。

第六章 恭亲王驾临送御赐金驹

敖斯尔王爷和荣云大福晋从寝宫出来,阿拉坦协理跑来殷勤地说:“禀报王爷,车驾都备好了。”

王爷看了一眼出迎的阵式,满意地说:“好,我们走”

王爷走了几步,又回身问协理:“各旗王府的客人都到了吗?”

协理连忙说:“回王爷话,努古斯台草原的诺尔金王爷和哈日塔拉草原的莽古斯王爷来了,还有两个旗的王爷随后就到,另外有五个旗的王爷派来了特使来祝贺王爷五十大寿。”

王爷摆了下手,说:“你就不要去了,留下接待客人,不要怠慢了朋友啊。”

协理应声说:“下官知道了。”

王爷转而又问:“王府的宴席和敖包祭祀都筹备得怎么样了?”

协理谦恭地说:“回王爷,王府这边的宴席准备就绪。敖包的祭祀由巴雅尔梅林负责筹办,估计也差不多了。”

王爷点点头说:“很好,你去告诉诺尔金王爷和莽古斯王爷,回头我去拜访他们。”

侍女塔娜在院子寻找着卓拉的影子,找了一圈都没见到格格,不禁犯了嘀咕,小声自语:“哼,还说遵命呢,拿我当傻子呀!”

王府侍卫宝石柱见状走过来,问道:“找什么呢?慌里慌张的。”

塔娜连忙说:“我,我什么也不找呀,只是随便看看,随便看看。”

塔娜怕再追问下去,闪身躲开了。宝石柱看着背影,心说:“干嘛躲着我,我有那么招人烦吗?” 


  责任编辑:苏伦高娃



新闻热线:0475-8218711 8218681

广告招商:0475-8218963 8218681

投稿邮箱:zgtlw_0475@163.com


欢迎关注中国通辽网官方微博微信

竭尽全力为您呈现最新鲜、最本土的新闻热点,同时随时接受百姓提供的各类新闻线索、互动留言,搭建起交流互动的桥梁。

🔥全球网赌正规平台-全球网赌游戏官方网址-全球网赌网上游戏平台

中国通辽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 · tongliao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