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ceholder image

敖包相会

2017-07-03 来源:


卓拉这会儿已在门外听多时了,看到巴雅尔那个狼狈样儿,竟动了恻隐之心。她推开门,拉着父王的胳膊,一副笑脸说:“你呢,马上就过五十大寿了,大喜的日子,也犯不着生那么大的气嘛。依我看呀,是你的命大、福大、造化大,倒应当吃个喜,好好庆贺庆贺呢!是不是?”

卓拉说到这儿,突然发现父王拿鼻烟壶的手还在微微抖着,随即又将脸转向大福晋,笑着说: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啊?

大福晋脸色还稍微好些,说:“这个丫头就会哄人,死人都能说活了。”

王爷脸色虽还阴沉着,口气却有些缓和了,说:“胡扯,照你这么说,我还要在王府门前燃放鞭炮庆祝庆祝了?”

卓拉笑着说:“放放鞭炮,冲冲秽气也未尝不可呀。一会儿,我去告诉阿拉坦,在寿宴的时辰多放些鞭炮,驱驱邪。”

巴雅尔听了这番话,暗暗松了一口气,偷偷抬起头,充满感激地看了卓拉一眼。

卓拉哄完了父母,又不动声色地走到巴雅尔跟前,说:“哎,跟我来,本格格还有话对你说呢。”

巴雅尔跪在地上没敢动,怯怯地看了王爷和大福晋一眼。王爷佯作不见的样子,将头扭到了一边,福晋也故意板着脸说:“巴雅尔,你行啊,居然还有人替你求情了。”

卓拉一把拽起巴雅尔的胳膊,晃了晃,说:“哎,你反应怎么这样慢呢,还用我教你怎么说吗?真是个木头!”

巴雅尔转忧为喜,站起来向主子施礼,说:“谢谢王爷和大福晋的恩典。下官日后一定要将功折罪,把这个刺客抓捕归案,街头问斩。”

王爷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说:“去吧,去吧,我没闲心听那些没影的话。”

福晋看到巴雅尔随着卓拉双双走出门,对王爷说:“看到了没有,你女儿可挺向着巴雅尔的。”

王爷不以为然地说:“卓拉天生一副菩萨心肠,你可不要想歪了。”

福晋提醒王爷:“他们俩虽说不上是青梅竹马,可从小就在一起的呀。”

王爷自以为是地说:“在一起又怎样?那也是主子和奴才,他巴雅尔配不上咱女儿的,我心里有数。”

却说卓拉和巴雅尔一前一后,走到王府后花园的回廊。卓拉突然转过身倒退两步,端详着心思重重的巴雅尔,歪着头,嬉笑着说:“哎,我今天总算看到你那个狼狈劲儿了,像是一个迷途的羔羊在老狼面前浑身颤抖。嘿嘿,真好玩!”

巴雅尔感激地说:“幸亏格格那几句话,帮我解了围,要不然,我还不知道该如何下场呢。还是格格向着我,我心领了。”

卓拉歪着头笑着说:“那你该怎么谢本格格呢?可不能光耍嘴啊。”

巴雅尔停下了脚步,痴痴地看着她秀美的脸庞,心头涌上一股热流。

卓拉一愣,说:“你这么看我干啥?”

巴雅尔动情地说:“卓拉,你对我太好了,我要用我的一生来报答你。”

卓拉咯咯地笑了,连连摆手说:“别,我可承受不起的,你啊,还是做我的哥哥吧。像小的时候那样呵护我,背我过小河,拉我捡鸟蛋,教我骑马射箭,驰骋草原。”

巴雅尔有些失落地说:“你不是有个哥哥吗?干嘛把我算上?也对,我知道你的归宿是在京城,而不是草原。王爷已经把你的前程安排好了。你会嫁给皇族子弟的。”

卓拉愈发笑起来,说:“你不要胡说,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嫁给皇族了?额吉早就给我讲过宫怨深似海的恐怖了。我怎么会往苦海里跳呢?”

巴雅尔一喜,试探地说:“卓拉格格,这么说,我还有机会?”

卓拉一愣,随即笑了,说:“机会?啥机会?哈哈,看你想哪儿去了?”

卓拉调皮地就地转了个圈,盯着他的眼睛,嬉笑着说:“别做梦了,我呀,谁都不嫁!梅林大人,你呀,就别打我的主意了,我们永远是好兄妹。”

巴雅尔迷惑不解地问:“那你找我来是?”

卓拉拍了拍他的肩膀,微笑着说:“我哪里有什么事儿,不过想给你下个台阶,少挨两句骂嘛。好了,救人一命,胜过七级浮屠。我的任务完成了,祝你今晚做个好梦。我走了。”

第四章 皇家格格下嫁后的恩恩怨怨

一连几天,敖斯尔王爷都在心烦意乱中度过,亲王玉印不翼而飞,入堂做案的盗匪却杳无踪影,愈发让他心里没了底,万一盗贼在寿宴上再闹腾一回,传到京城,那可就糟了。敖斯尔越心里焦躁,鼻烟就吸得越勤,大福晋看在眼里,也跟着闹心。

“我看这事儿不像是额尔敦干的。”敖斯尔躺在寝宫卧榻上,边吸着鼻烟,边对身边的荣云说,“这家伙一向做事都要有利可图,你说,他拿走我的玉印有什么用呢?是顶吃,还是顶喝呀?”

“也保不准是额尔敦手下人干的。”大福晋不安地说,“他是想给王爷个下马威。你想啊,偏偏赶在祝寿节骨眼,临旗的王爷都要来,还有那么多京城的皇室亲戚和贵客,这事儿传出去,太丢人现眼了。”

“何止丢人现眼啊。”王爷垂头丧气地说,“这招太阴损了,分明是杀人不见血啊!这奇耻大辱,让皇上知道了,那还了得!”

敖斯尔越说越气恼,举起鼻烟壶又要摔,荣云一把抢了下来,恼火地说:“你疯了!这可是去年皇上让我捎过来,赐你的生日礼物。”

敖斯尔这才如梦方醒,沮丧地说:“也不知咸丰皇上这次派谁过来,万一有人走漏了风声,可如何是好啊!”

大福晋心神不定地说:“王府这边好说,没人有那个胆量,只怕盗印的人把事儿抖落出去啊。”

王爷叹了口气说:“唉,那也就只好听天由命了。”


  责任编辑:苏伦高娃



新闻热线:0475-8218711 8218681

广告招商:0475-8218963 8218681

投稿邮箱:zgtlw_0475@163.com


欢迎关注中国通辽网官方微博微信

竭尽全力为您呈现最新鲜、最本土的新闻热点,同时随时接受百姓提供的各类新闻线索、互动留言,搭建起交流互动的桥梁。

🔥全球网赌正规平台-全球网赌游戏官方网址-全球网赌网上游戏平台

中国通辽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 · tongliaowang.com